五堵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五堵信息门户网 > 文化 > 清朝版「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

清朝版「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

发布时间:2019-10-30 17:49:21

资料来源:林九燕|史志短录(id:滕循_离石)

近年来,杜刚健、朱玄志、励国芳等人提出“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和“英语起源于中国”的说法,震惊了许多人,让他们开怀大笑。

事实上,他们不是“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的发明者。

康熙皇帝领导的清朝知识分子早已发现了“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这一不可思议的“惊天动地的秘密”,并郑重提出了许多所谓的“论据”。

康熙以前,“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只是一个片断的观点。

例如,明末清初的黄宗羲曾说:“勾股艺术是周公和商高的遗产,被其他人所遗忘,因此西方人得以窃取。”——在明朝,西方传教士引入了毕达哥拉斯定理。黄宗羲发现它与中国的三条线、四条线、五条线的勾搭艺术是相通的,因此认为西方人“偷走”了中国的勾股艺术。显然,黄宗羲忽略了“独立发现”的可能性。

当代知识分子方以智和王锡禅也有类似的说法。

方以智认为,虽然西历是准确的,但它实际上是中国古代就已经存在的东西,“圣人说了他们渴望说的话”——圣人已经说了很长时间了,但后人辜负了他们的期望,“皇帝失去了他的官位,向四个野蛮人学习”,这在我们这边已经失去了,而西方人却拾起了我们祖先的东西,并进一步发展了他们。王希昌说,西历的创新和卓越“都是基于中国先人的旧规律”。"西方人怎么能窃取它们的意义并超越它的范围?"西方人只是从我们的祖先那里偷东西,并没有超出中国固有文明的范围。

然而,黄、方、王的影响在当时是有限的。真正使“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成为全国知识分子所熟知的杰出学者的是康熙皇帝。

众所周知,康熙是一个非常好学的人,他从西方传教士那里学习数学、地理、天文学和历法。然而,康熙的“求知欲”其实并不是对知识本身感兴趣,而是带有强烈的政治目的,目的是羞辱汉族知识分子,消除他们在满洲“学习”的心理优势。

因此,康熙向传教士学习天文学和历法,当他转过头时,他给李光地和其他人打电话,在这些汉族知识分子面前证明像姚店这样的古籍是错误的。他从传教士那里学会了如何用数学计算河水流量,他还转向召集大臣们进行现场示威,使他们“闻所未闻”,从而达到征服汉族知识分子的目的。因此,正如姚念慈在《康熙史圣与新蜀皇帝》一书中总结的那样:

“到康熙晚期,...学术领域的领袖,也只有叶璇一个人。他相信他什么都知道,没有书可以读。他的学术成就优于汉族。通常很难隐藏他的野心。......虽然玄烨不承认他生来就是最神圣的,但他学会了成为最神圣的,他没有推卸自己的责任。”

康熙在利用传教士的知识镇压当代汉族知识分子的同时,也通过说“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来镇压传教士。

康熙曾经写了一篇文章《三角推算法理论》,声称西历起源于中国——“历法起源于中国,并传播到了遥远的西方。西方人一直保存着它。他们保存着它,并不断测量它。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不得不寻找差异。西历是从中国传下来的。他们了解到它代代相传得到了补充和修复,所以现在它比在中国传播的还要精确。他还声称数学也起源于中国——“赋算法的原因源于《易经》,也就是说,西方算法也不错,原来是中国算法”,而西方算法都源于中国的《易经》。

照片:康熙图片

康熙负责给出结论,下列知识分子负责“证明”结论的正确性。例如,被称为康熙“历法第一大师”的梅文鼎,在李光地的演讲中,热情地赞扬了康熙的观点,而这种观点是前几代学者“不适合”的。然后他“充分展示”了西方天文学,即中国古代的“周辽盖天学”,他的大脑补充了一种向西方传播文明的“合理”方式。在这场所谓的“争论”中,梅一再表示,他相信康熙所说的“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

”伏读帝王的“三角理论”,认为古代历法传播西方的土壤,他学习和提炼的土壤。伟大的语言是辉煌的,你可以把所有的家庭聚集在一起。”“伏念圣制”三角形理论,是指战壕心的角度来计算弧度,将古代的一切计算出来,并传播到西方。防丢,他可以保持它不丢,跟事情更详细。圣人的话可以被视为管理历史的黄金法则。”

同样,宫殿里的西方传教士也必须受到崇拜,并“竭尽全力地投入地下”康熙皇帝的制度“数学本质蕴”说:

“汤若望、费迪南·韦尔比斯特、安藤和闵明先后统治了历法,我还不时学习数学。学位的理论已经逐渐得到阐述。然而,当我询问我所学到的东西时,据说它已经传播到中国。”

主要想法是:汤若望和费迪南·韦尔比斯特非常了解日历,他们也非常了解数学。问他们这些知识从哪里来,他们都说是从中国传下来的。

在内部“学术界”的支持和外部传教士的认可下,“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的说法已经成为甘嘉时代康雍的主流意识形态,代代相传“创新”。

例如,活跃于嘉庆、道光时期,集学者和官员于一身的阮元,曾声称西方传教士带来的哥白尼日心说地震可能源于张衡的地震仪:

“张紫平有地震仪,它的装置不通过。他说他以为他能知道地震,但他没有。袁暗暗认为这个地方是一个天空永远不会改变的地方。然而,米歇尔·贝诺伊斯说地震发生了,要么是因为这个,要么是因为一个未知的巧合。”

张衡的地震仪还没有传下来。在我看来,说地震仪能探测地震是错误的。地震仪应该是一种“移动地球而不是天空的仪器”。这与传教士米歇尔·贝诺斯特(Michel Benoist)提出的“地震理论”是一回事。后者可能源于前者,或者独立的发明可能相互吻合。

活跃在嘉庆时期的邹岐伯论证了“西学源于墨子”的结论:

“西方人向天堂学习,...尽力而为,仍不超出墨子的范围。……”墨子“一切西方数学也。......因此,据说西学起源于墨子。”

邹岐伯的“发现”俘获了晚清许多知识分子。

例如,在光绪出使西方国家期间,薛福成曾认为“泰西教耶稣源于墨子”。西方的光学、力学和机械理论不仅来源于墨子,而且“升旗、升光及文字的方法”和“千镜显微镜”也不属于墨子的范畴。此外,薛福成还表示,西方的恒星计算科学起源于中国的“姚店”和“周辽”,西方的轮船是中国的“木、牛、马的遗产”。

大致在同一时期,冯桂芬、郑关颖、王韬、陈驰等人都主张“比中国晚的外人一定会吃掉我的智慧”、“西方法律会巩固中国的古代法律”、“西方学术会窃取我剩余的思想”、“西方法律的精髓不会来自中国”等观点。他们进一步认为,向西方学习和向外国人学习只不过是“从中国学到的东西中学习回到中国”。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构成对中国文明的否定。

值得注意的是,康永甘嘉时代所谓的“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主要集中在科学技术上。进入道县、通光时代后,“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的争论开始涉及意识形态和文化。

例如,在日本执行外交任务的黄遵宪也认为西方文明“起源于墨子”。然而,他讨论的重点不仅仅是科学和技术,还包括:

“玉高太熙的研究起源于墨子。据说人们有独立的权利,那么墨子的尚同也是如此。据说如果你像爱自己一样爱你的邻居,墨子的爱将是普遍的。他说,如果你只尊重上帝和保护你的灵魂,墨子对晨鬼的尊重将是一样的。”

根据我的研究,西方文明的起源完全在于墨子。西方对人权的谈论源于墨子的“尚同”。西方人说,爱邻居就像爱自己一样源于墨子的“博爱”;西方人谈论上帝和灵魂,这源于墨子的“尊重黎明的幽灵”。

另一个例子是薛福成的欧洲外交使团对西方现代民主政治有着直接的了解。在日记中,他声称中国是尧舜时代的民主制度。中国古代传说“每个人都有美德,每个公民都可以作为君主佩戴它”,意思是“今天的民主规模”。西方的学校、医院、监狱和街道都有中国“三代以前的遗产”。在古代中国也可以发现上下房屋系统。总之,西方政治和宗教“符合我的第一任国王的意图,因此也符合我的国籍”,这个国家非常强大,否则混乱就会频繁发生。

1895年,严复写了《救亡图存论》,对上述“西方文明起源于中国”的论点进行了尖锐的讽刺。

他说有些人假装成名人,并不真正了解西方学习。他们敢于直言不讳地说,“西学东渐”只有通过报道他们所听到的,然后从中国古代书籍中寻找类似的词语。这种人,真的是“其语言近乎虚妄,虚妄可恨”,非常可笑。严复进一步感慨道:

“很明显,中国人民的智慧不如中国人民的智慧,他们的言论如此令人厌恶和好辩。”

(结束)

在充满话题和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室,我们经常在各种公开的数字上遇到新的有趣的事情。

现在,它们将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这个专栏中。

我们也欢迎您随时参与,并留言向我们推荐您阅读的低调而优秀的文章。

上一篇:黄金或出现季节性需求!机构预计流入黄金ETF的资金将继续增加
下一篇:股东结构优化 中南建设成长获机构认可度提升